再不吃,就晚了

居然都立春了,

总感觉节气比时节快一点。

我们依然期望以一些仪式感,

离别没有远去的冬。

想来想去,还是用草莓。

离别,除了缅怀,难免心生憧憬,

应季食材的结尾,

合适作为下一时令的前调。

但不能光吃草莓呀

建水北纬23度区域的草莓满意甜,

厚度切成3-5毫米,

究竟这么好的草莓,

单薄是辜负,但也不能过火突兀。

 

形状不太规矩的,熬酱。

草莓各种芳香成分总量,

只占果实鲜重的0.001%~0.01%,

却对风味有着重要影响。

微妙的差异决定调入柠檬的比例,

甜里不易察觉的酸,会让人怦然心动。

“熬”是方法,也是情绪,

投入满意的时间,就可以抵挡时间腐蚀,

真实的质量,

时间看得见,也闻得着。

 

只需天还冷,

对热量的需求就心安理得

在热力作用下,

一边暖黄的芝士连绵不绝,

一边白巧克力流溢如月光,

风尘仆仆,异曲同工,

落入蛋糕胚。

 

醇香在短时间内浓得化不开,

密度极高的咸鲜,与丝滑又厚重的绵密,

在口中腻腻歪歪,

成为不愿脱离的温柔乡。

 

假如对味觉的诱惑无法自拔,

为什么不束手待毙呢

一层白巧芝士胚,一层草莓酱,

一层即打原味奶油,一层草莓片,

足足四层。如此,再来一次。

夸姣的事物值得反复强调

奶油的绵润与糕胚柔软周旋时,

芝士、草莓和白巧决不冷眼旁观,

娓娓回漾的混合香气,清楚清楚的口感,

对唇齿是一种偏疼

 

要知道,

克制不住的胃口,不会每次都有

看起来这么甜美,

就叫『嫣然』吧

关于冬季的回想,

一向盖着一层雪,

草莓的红永不褪色,

那是少女的娇羞。

 

想起《登徒子好色赋》里的“嫣然”

转义“容貌夸姣”,

在雪的白、绿的叶衬托下,

嫣然一笑百花迟,一笑嫣然醉倾城。

 

这,是我们留给冬季的回想。